政务之窗
新闻资讯
监督监测
水政水资源
生态建设
服务互动
科学研究
文化视点
资料共享
 
原创作品
 

清明唢呐祭

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22日   责任编辑: 张涛  来源:本站

郑新民

        清明时节,驱车回了一趟陕北老家永坪,给家父上坟扫墓,以寄托哀思。

        一大早,从永坪老家出发,沿S205省道一路向南徒步15里,家父最终归宿就在路边的一面高坡上。没有祭品、不带纸钱,沿途採来一束鲜花和松柏,编织成一个美丽的花环,献到了家父的墓前,并动手清理了一下墓穴上的杂草。

        毕竟自己在省城工作几十年,虽然现已退休,但因受党教育多年,有些观念早已改变,心想在国家大力提倡环保出行,生态祭奠,何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?所以今年清明节上坟祭奠家父,就沒有焚香放炮和烧纸钱,也没有带烧肉带酒与供品等,只带了大小两把唢呐,把家父生前最喜欢听的陕北道情、信天游与民歌吹给他听,应该是告慰家父在天之灵最好的一种祭奠方式了。

        站在家父的墓前,首先默哀三分钟,随后取出了A调高音的大唢呐,吹起了一首陕北祭祀调,又吹了首“敬爱的老父亲”,再吹了首“真的好想你”;稍事休息,调节了一下思念之情,换用D调小唢呐先后吹响了家父生前爱听的陕北道情、信天游、民歌等原汁原味的陕北乡音……,尽情地表达着自己对家父的思念之情。

        一连几曲唢呐声过后,勾起了自己对家父许多往事的记忆:虽然家父不识几个字,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但他对各样农活都非常精通熟悉,用乡亲们的话说,就是一位干活的好把士。他为人处世谦逊礼貌、公道正派,多年任生产队长很受村民尊敬。对于我来说,在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,为了供我上学,家父省吃俭用,为多挣工分超常规劳动,生活的艰辛重担早早就压弯了父亲的脊梁,让我终生难忘……

        家父亲已离开我们十七年了,至今他音容笑貌已永远铭记在我的脑海里。父爱如山,父爱厚重,父爱执着,父亲对自己的爱,儿子牢记心间。敬爱的老父亲,您能知道儿子对您的思念吗?一连吹数曲之后,我浑身发热,泪流满面,不由得思绪万千;唢呐呜呜然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……,一曲曲如泣如诉的唢呐之声,回荡在陕北高原空旷的沟壑间,吹到情动处,不由得心潮澎湃、不能自拔,无限的思念之情让泪水浸透了衣襟。心情稍事平复之后,给家父三叩首行祭拜礼结束原路返回……

        到家后,母亲问去哪了?我笑着说给父亲上坟了。母亲却说那火柴什么的也没带…?我说给父亲吹唢呐听了,并解释说我这是为了保护环境的新式祭奠仪式,可以避免山林火灾,没听说前几天永坪半架山着火,就是上坟烧纸不小心引燃的?母亲听后笑了笑表示认可,并说去上坟咋也不开车,走那么多路累了吧?我说走路既可以锻炼身体,又能观看风景,拍照片,遇到乡亲们还可聊聊天多好。母亲却笑着说快洗洗歇歇准备吃饭了,我知道这是娘亲在心疼我,怕我累了……


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22日   责任编辑:张涛  来源: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