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务之窗
新闻资讯
水土保持
水政水资源
水旱灾害防御
服务互动
农村水利
文化视点
资料共享
 
“书香三八”作品选登
 

不忘鼠年之疫,不负青春使命(监理公司 朱一梅)

发布时间:2020年07月30日   责任编辑: 刘雨佳  来源:本站

——《鼠疫》读后感

        2020年对全体中国人来说是非比寻常的一年,在全面实现小康,消除贫困,产值翻倍的美好愿望即将实现之际,新冠疫情猝不及防地到来了。春节期间,外面阳光明媚,家家户户却闭门不出,有人无所事事,有人濒临死亡。肆虐蔓延的新冠病毒像极了《鼠疫》中的鼠疫杆菌,以另一种方式席卷人类。

        宅家的一个多月,我看了好几本书,其中最能引起共鸣的就是有着类似故事情节的《鼠疫》。作者加缪是史上最年轻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之一。他笔下的鼠疫跟这次新冠肺炎的历程极其相似,包括封城,组建医疗队,建立隔离医院,甚至后来的血浆疗法都如出一辙。但《鼠疫》却是在二战期间作者参考历史上的其他瘟疫虚构出来的,带有一定寓言色彩。作者借“老鼠”影射当时的法西斯势力,影射“战争”,而人们在抗击瘟疫中的表现和感受,是人们在战争中的真实反应。

        这本书描写的鼠疫事件发生在1940年阿尔及利亚的阿赫兰。起初只是接二连三地在家中、街头突然出现老鼠暴毙的事件,而后开始出现有人感染奇怪的病症并迅速死亡。宣布封城的那一天,城市仿佛变成了孤岛,人们被迫与亲人分离,恐惧和痛苦成为整座城市居民的共同情感。主角里厄是一名医生,在面诊了多位症状相同的病人之后,他意识到可能爆发了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鼠疫,他及时通知了当地政府。但当地政府最开始试图隐瞒实情,尽可能地避免引起人们的恐慌与不安。当疫情无法再遮掩的时候,当地政府宣布封闭阿赫兰城,不允许任何人进出。省府召开会议,医生里厄表示,灾难无法避免,即使现实状况很糟糕,也要保持坚定明晰、绝不自欺的生活态度,顽强地同鼠疫抗争下去。在医生里厄的带领下,人们自发地组织抗疫志愿队,建立隔离医院,投身于对鼠疫的斗争中。历经十个月,鼠疫终于结束。

        书里人物的心理描写十分详细,大灾难下的人生百态读起来让人五味陈杂。比如记者朗贝尔在第二次出逃计划快要成功的时候,主动选择放弃,还加入到医生里厄的医疗志愿者团队中。朗贝尔认为,想要幸福并不可耻,但独自一人幸福,就是可耻的行为。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,无论是小我的幸福,还是公众的福祉,但在死亡面前,人类最强烈最质朴的愿望只有三个字—“活下来”。每每想到那些在新冠疫情期间,为了家人朋友相信政府选择留在武汉的人们,这种人间大爱,让远离疫区的我们都从心底里升腾起一股深深的敬意,他们为疫情做出的努力与牺牲,保障了全中国十四亿人的福祉安康。

        《鼠疫》中曾有这样的描述:人们因为害怕被感染鼠疫,嘴里都含着据说能防病的薄荷药糖;一些商人为谋私利导致物价飞涨,贪婪地吃着人血馒头;有人冷淡漠然,麻木不仁,连对亲人的逝世甚至自身的存亡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。艺术与现实总是惊人地相似。新冠疫情期间新闻曾报道双黄连口服液能预防新冠,各地药店便人潮涌动争先恐后地抢购口服液,丝毫罔顾政府居家隔离的要求;疫情让口罩成为炙手可热的紧缺商品,一些商人便乘机牟利,口罩的价格曾在很短期间翻了数十倍;有少数已感染的人去公众场合故意传播,或“千里投毒”隐瞒真实行径。很多事情细细想来,总觉得无比荒诞。加缪认为,世界本来就是荒诞的。平淡无奇的生活让人们失去了对这种荒诞的察觉,而一场疫情,生活本身荒诞的属性便跃然纸上。有本能的求生欲,利欲熏心的丑恶,人性的阴暗与偏见,当然,也有对这座城池深沉的爱。加缪拒绝批判任何人的对错,他选择团结每个人,因为整个人类在大灾大难面前都是脆弱的。我为作者这样的包容心、同理心而动容,为作者慷慨的胸襟深刻地理解人类的命运而感叹。

        主人公里厄,作为一名医生,凭着自己的良心,舍小家为大家,一直奋战在抗疫的一线。在新冠疫情的这段日子里,全国各地近五万医疗精英义无反顾地奔赴武汉。90后医生护士成为抗疫的中坚力量,83岁高龄的钟南山爷爷、70多岁的李兰娟奶奶、无数医务工作者夜以继日的努力和坚守,火神山雷神山的建筑工人日夜不停歇地施工作业,才换来确诊人数的持续下降,武汉的顺利解封。目前新冠病毒已经成为全球性的流行传染病毒,资本主义国家也未能幸免。我不认可资本主义国家所谓的民主、自由,说到底不过是在反复包装、游说的基础上,通过对民众洗脑达成的民主假象。一个资本有绝对优先权的社会,绝对不可能达成真正的民主。在疫情公之于众以来,我们党和政府在第一时间做出的判定是牺牲经济,调动一切医疗资源,利用行政手段,最大程度地保护国民身心健康。防控一场大规模的病毒传播,不亚于打了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。此次疫情使我深刻地体会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“集中力量办大事”的优越性,体会到了我们国家面对公共卫生突发情况所表现出的“战斗力”,体会到了千千万中国人身上那种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的爱国情怀,我十分庆幸能生活在这样一个安全、理智的国家。

        疫情期间我总是在思考我能为此次疫情做些什么。如果时光倒流我想我会选择学医,不管多苦多累大环境再不好我都愿意学,因为在我看来救死扶伤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,而且医学这门学科确实值得我们深入研究。可是,时光无法倒流,毕业一年参加工作的我也早已有了自己的站位——立志当一名水土保持基层工作者。我想我只有努力把本职工作尽善尽美地做好,在共建幸福河的过程中才能更有参与感。医生的使命是治病救人,而我的使命,就是在有限的青春里,尽全力减少黄河流域的水土流失。当人至暮年回首往事时,也可自信地拍着胸脯说:“黄河流域的生态保护,功成不必在我,但功成必定有我。”

        《鼠疫》结尾以近乎诅咒的口吻写道“鼠疫杆菌永远不死不灭,它能沉睡在家具和衣服中历时几十年,它能在房间、地窖、皮箱、手帕和废纸堆中耐心地潜伏守候,也许有朝一日,鼠疫会再度唤醒它的鼠群,让它们葬身于某座幸福的城市,使人们再罹祸患,重新吸取教训”。我们都清楚,当灾难降临的时候,没有人可以做一个旁观者。希望我们都能永远地铭记这次疫情所带来的启示和教训,永远不能停止思考。因为现在幸福的每一天,都是无数英雄、烈士们呕心沥血默默奉献换来的。就让我们心怀家国,肩负使命,不负青春,砥砺前行,不断创造出属于我们治黄事业的新成就吧!

(审核:董敏)


发布时间:2020年07月30日   责任编辑:刘雨佳  来源: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