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务之窗
新闻资讯
水土保持
水政水资源
水旱灾害防御
服务互动
农村水利
文化视点
资料共享
 
“书香三八”作品选登
 

母亲的衣衫湿了一半(天水局 白艳萍)

发布时间:2021年06月18日   责任编辑: 刘雨佳  来源:本站

        今年的母亲节格外特殊,是我离开家踏入工作岗位的第一年,第一个隔着屏幕的一句“母亲节快乐”,有点不好意思,有些不知所措,但也鼓足了所有的勇气。母亲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,总是默默地付出所有爱,突然想起那句“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”,最幸福的休息不过是陪父母说说话。

        母亲是特别善良的人,在我的印象里,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照顾家人,放生似乎是闲暇时间唯一的爱好,经常会买一些鱼和鸟放生,让它们重获自由,回归自然。尽管路过广场舞的队伍也会注目,但只有放生活动,才能够让她彻底放下活计,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准备,她更喜欢这种人与自然之间亲密互动所寄托的美好生活。

        平时忙于学业的我偶尔才能回家一趟,趁着这次放生的机会,我们可以约在码头见面聊聊天。清晨的天气还算晴朗,从家里出来的时候,母亲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袖,这一阵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。母亲很少出门,不太熟悉市里的路,几经周折才走到码头。等我到的时候,她和妹妹在桥下边躲雨,远远的雨幕里探出一把黑伞,笨手笨脚地忽闪着,偶尔盖过母亲的头顶,偶尔只遮住了一个肩头,在视野里搜寻我的身影,我快跑了几步去迎她们,母亲一手抱着盒饭,一手提着鱼袋,鱼在水里咕嘟咕嘟地活动。兰州的下雨天格外冷,母亲俨然冷得一直打颤,却又装作若无其事,催促着我们去船上把买的鱼都放生了,袋子里的鱼苗倾泻而出,他们总算回到了自己的世界。由于学校的课程安排紧张,平日里很少有时间回家团聚,难得有相见的机会,母亲总要做些家常饭菜带给我,这次是中午熬的小米稀饭,里边有南瓜、胡萝卜、山药,都是我爱吃的配菜,本想拿回学校吃,看母亲的眼神想跟我多说说话,她一边絮絮叨叨地讲着家里的琐事,一边手忙脚乱地找勺子,我便坐在岸边的桌上吃了起来,母亲就站在桌旁看我先挑着吃配菜,然后把米粒一口一口吃完,不小心撒在塑料袋里的汤,母亲倒进了河里让鱼吃了,然后利落地收拾碗筷,我才看见母亲的衣衫湿了一半,从左肩蔓延到腰部,与尚未打湿的部分泾渭分明,我伸手摸了摸,又潮又湿,脱下我的黄色牛仔衣想让母亲穿上,母亲怎么都不肯,我知道母亲是怕我感冒,想着我平时忙,照顾不好身体,所以她和着一半的湿衣服,夹杂着凉透了的河风,就这样边走边唠叨着让我照顾好身体、别熬夜。肆无忌惮的河风穿插在母亲柔声细语的唠叨中,好像时钟停摆在此刻的码头。每一次的相逢总是以我的匆匆离场而告终,而这一次,却想再听一会儿母亲的唠叨。

        穿着厚厚的牛仔衣依然被灌着冷风,我把母亲送到了对面的公交站,又回到了反向坐车的车站,回头看了一眼,母亲使劲向我挥手。我看不清母亲的表情,却又仿佛看见了母亲的表情,好像还是幼儿园窗外探望的眼神,还是小学时送我到公交车站的目光,还是我上大学第一次离家时隔着车窗的朦胧泪眼。只是随着时间,母亲的头发白了更多,我只看了一眼,就没再看,父亲和母亲每次都那样看着我离开,这二十几年从未变过,唯一改变的是我们在慢慢长大,父母在慢慢变老。当时钟再次流转的时候,透过车窗,也只能看到静静流淌着的黄河,想必车后面的妈妈还在尝试挥手,尽管在我看不见的地方,她一定会继续张望着。恍惚之间,这一个个场景都云集在脑海中,就像电影片段一样拼凑出一系列幸福的画卷,你会惊叹这幅画卷的美妙,也会嗟叹这幅画卷的迟到。更重要的,你会时常想起,那天的风很大雨很大,却格外温暖。

        忽然觉得,放假该回家了,陪她去早上的菜市场,陪她去傍晚的环城路,我能做的不多,多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。

(审核:董敏)


发布时间:2021年06月18日   责任编辑:刘雨佳  来源:本站